距离中的数字

时间:2017-12-24 21:44:01166网络整理admin

<p>纽约客,1983年5月9日第40页一位住在西印度群岛安提瓜岛的妇女,记得她童年的死亡思想</p><p>她以为只有她不认识的人才会死</p><p>她害怕死者,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再次出现在梦中或站在树下</p><p>当她发现她能看到墓地时,她会站在院子里等待葬礼</p><p>当她搬到离城镇较近的房子时,她不再对墓地有所看法,仍然不知道有谁死了</p><p>有一天,一个名叫纳尔达的小女孩,一位母亲是她母亲的朋友的女孩,在母亲的怀抱中死去</p><p>在短时间内,她无法忍受让母亲的手抚摸她,因为他们抚摸着死去的女孩的额头</p><p>在学校,她喜欢一个名叫索尼娅的女孩,她是班上的笨蛋</p><p>当她听说索尼娅的母亲去世时,她不再跟她说话了</p><p>夏洛特小姐,他们在街对面的邻居,在与母亲交谈时去世了</p><p>作家开始参加葬礼</p><p>一个自己年龄的驼背女孩死了</p><p>这位作家参加了葬礼,最后想到了一个她认识的人已经死了</p><p>她盯着那个女孩的身体,好像在透过一个看不太正常的View-Master</p><p>她走回家很晚,忘了从厄尔先生那里捡鱼</p><p>她妈妈问鱼在哪里,她说那天他们没有出海</p><p>她的母亲向她展示了厄尔先生带来的鱼,因为他厌倦了等她捡起它</p><p>那天晚上,作为惩罚,她独自一人吃晚饭</p><p>她的母亲说她以后不会来亲吻她的晚安,但是当她爬上床时,无论如何,她的母亲来了,